我为什么选择离开了Liferay


本文总阅读量

距离离开Liferay还剩下用指头可以数出来的日子了,心中不禁感慨万千。这一个月除了做一些交接工作和下一份工作的准备意外,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思考在Liferay的两年半时间我到底得到了什么,又留下了什么?仔细想想,好像没留下什么,至于得到的,确是很多的,毕竟这是我毕业步入社会进入的第一家公司,很多事情从未知到已知都是从这里开始。

在这里认识了不少人,我从他们身上都学到了很多很多,不经意间也帮助了我很多很多,我衷心说声谢谢,同时我也想说,对于我的离职我只想说,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。

不过写这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怀旧,只是最近稍微熟悉点儿的人都在问我一个问题,“你为什么离职?”。这个问题,我从有离职想法的那天,到念头一点点变大,再到最后做出离职的决定,我已经问过自己无数次了。细说起来,大大小小的原因有很多,不过大体概括也就两点,一,我无法得到我想要的,二,Liferay同时也并不需要我这样的人,仅此而已,所以我选择离开。

这里直接说Liferay好像扣上了一个很大的帽子,好吧,这里只是说中国这边的Liferay,后边不特殊说明均指代Liferay CN,如果再具体些,可以指代Liferay CNQA。

时间回到两年前,我刚刚来Liferay的时候,呆了一个星期左右,大体的感觉是,中国竟然还有这样人性化的公司?弹性制,不加班,年假长,事还少,虽然待遇差点,我心想也值得了,多给我个1000、2000的估计我也不会换其他公司,我也暗自决定,虽然闲,但是不能浪费这些时间,要好好利用空余的时间好好提升自己。事实上,我也是这么做的,这两年间我基本把所有空余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学技术,学英语,学xx上。但越到后边,越觉的感觉不对,总觉的自己与公司、团队的距离越来越远了,最终不得不选择离职。

最直接的感觉是,团队的技术氛围越来越淡了,做事风格也越来越浮躁了,做很多事情只求结果。还有一些我至今也不是特别懂的事情莫名其妙就发生了,比如:

以前一个关一个ticket是很有自豪感,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关闭了它,它是没有问题的,现在我可以以各种流程为理由关闭它,但我再也不敢说它是没有问题的了。

前段时间CN这边也开始做test-fix,其实一开始我挺期待的,后边才发现确实不适合我做,我遇事但求个明白,我一直想要一个fix的技术标准,得到的标准却是as it work。

我后来抽时间给团队分享了一本有关公司测试脚本语音的学习笔记,心想水平虽然比不上某些去美国培训的人强吧,至少也是我自学这么长时间的一些心得体会,抛钻引玉而已,然后竟然被贴了一个“不尊重上级”的标签,还被越级告了一状。

再后来,我给团队写一个editor吧,也是对培养我两年之久的团队的一个证明,心想不求能极大的提高团队效率,能节省3、5分钟也是极好的,最终却令某些人嗤之以鼻,以“用工具最终出了问题谁负责”,“3、5分钟Lyon也许你觉得很重要,反正我觉得不重要”,“IDE评估了要半年才能做好这么一个东西”等理由被拒绝,最终说我态度有问题和我吵了一架,然后也没有下文了。后来我交了辞职信从别人口中得知,似乎也是尝试性地用过我做的这个editor的,之后似乎是真的没有下文了。不过对于这个editor反馈是好,还是不好,我一点都不清楚。在我看来,这更多算是一种“无声抗议”吧,你也不能说人家就是不愿意用你做的东西不是?但是人家就是不愿意。

我想说的是,和我这么多的不痛快,到底图个啥?我自以为,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做很多事情,总是先斩后奏,导致别人总觉得上级领导是偏心我怎么的。据我猜测,应该是我这个人总让人产生不安全感,总让人觉的盛气凌人,总让人觉得会从别人那里抢走什么似的。那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了,毕竟这是人的问题,性格问题,处心积虑地为保全自己的地位来这么一次,我表示理解。

其实对于别人的想法,我是略委屈的,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做这些最终图个啥?从未计较过薪酬待遇,也未曾计较过一官半职,只想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为团队尽力所能及之力,改变一些事情。到头来却发现困难重重,一方面是因为团队相对别的office资源本来较少,工作中又常常处于被动的一方,没有什么话语权,另一方面则是团队大部分人本身就缺乏积极性,对于做出改变这种事情,大家大多选择安于现状,对于新鲜事毫无兴趣,少数人甚至比较排斥。

这两年来,我最大的遗憾,莫过于没有向美国证明,中国这边也是可以做技术活儿的,并不一定要依赖他们。我一直很不爽的事情,莫过于被人轻视,不过也是怪我,将这种情结也联系到了工作上面,致使我一直这么觉的,中国office是被美国轻视的,然后qa组的在中国的是被别的组的轻视的,然而最终还是证明我图样图森破,以一己之力,怎么可以带动整个团队?反过来想,现在的这样子的一个团队似乎也不能怪人家轻视。既缺乏核心技术竞争力,同时又处于工作中的被动方,人力成本又便宜,轻视你,怎么了?

我离开Liferay只因为我做事太爱钻死理儿。逢事必问为什么,不然只能靠自己去寻找答案,却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,碰了某些人的所谓的底线。

我离开Liferay只因为我做事不喜欢拖太久。今日事今日毕,有些时候其实并不怪我有些事情先斩后奏,实在是就算先奏,等能斩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

我离开Liferay只因为我做事脑子太“懒”,手却太“勤”,总强调一个效率。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,别总和我说3分钟,5分钟不重要这种话,对于我,很重要,对于团队,也很重要。

我离开Liferay只因为我太执着,很多事情但凡投入心血,很难放下。是的,很难放下,但是我还是选择离开了,我并非薄情寡义之人,实在有苦难言,有痛难言。

不过我真心感谢我的直系经理sophia和小组组长steven还有整个fixpack组的每一个人,这两年间给予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,没有这些,我想我无法坚持这么久,也无法完成看起来无法完成的事情

mark一下,从加入fixpack到离开的可计量工作(其实不是很完全和准确,因为后来做editor没太多精力了)和一些自发的全栈项目。

fixpack改为sub task后的工作量分布图:

项目:

最后祝Liferay越来越好,每个人工作顺利,开心。

目录